树上挂满了鸭腿

共用站
顶上那个标题是口胡的
正式名称是duckleg & fallwind
基本来说这里的文BY秋风夕 图BYelesake
现在基本由elesake一人使用
热衷派便当、枇杷树、无疾而终的暗恋
还有各种性转
拒绝bl车

【鸣佐】开始于结束之后(原著向fin)

腿巨巨又不更了,难道是在等我来更一篇之后再更吗【。

仍然搬旧文




战争结束后三个月,这件事依然没有实感。
“佐助?”
阳光下孩子们在街头追逐嬉戏,本是最常见的景象,他却驻足观看。三个人都停下脚步,疑惑地望向他们的队长。
“没什么。刚刚好像看见了幻象,”静了半晌,佐助摇头,不带感情地说,“走吧。”
确实有一刹那,仿佛看见了隐藏在宁静祥和之下的阴影,伺机而动,预备着敲破一层玻璃那样地打破这脆弱的宁静。就像自己当年那样。
但是,那是不可能的。佐助笔直地往前走,没有再回头去看。
战争已经结束了,延续下来的是和平。

就算意识到了这一点,也无法像普通人那样地欢笑。
取而代之的是空虚,深切入骨的空虚。像高热退后,身体的虚弱疲乏...

【鸣佐】不见光+番外:英雄主义(fin)

阅读提示:影帝属性黑鸣人,暗黑中二等

只是想写非常态的鸣佐的爱情=v=



不见光(鸣人视角主)
“你们找我?”穿着披萨店T恤的青年走了过来,一边走一边取下戴着的红色摩托头盔。他裸露在外的小臂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。
“是的,有些事情想向您了解一下。”小林说。
“问我?行,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。”青年的眼中闪过疑惑,不过态度很配合。
小林将一张纸条递给他看。“这个地址,你记得往那里送过外卖吗?”
青年认真地读了一遍那个地址,皱起眉头。
“不记得了。我每天要送很多家,也许去过吧?”
完全无用的模棱两可的回答。
“再回忆一下?应该是前天下午的事,是栋破烂的旧楼,楼底有家小便利店。”
“啊……”青年陡然拍了下脑袋,两名...

【鸣佐】Second life(fin)

灵感来自于游戏翡翠城的秘密
设定估计不是都能接受,慎


我没有想到会这样。
这间昏暗狭窄的地下室里,佐助被囚禁着,他的双手被铁环扣死在墙面上。
战争最后我和他的那场对决中,我们两个都受了重伤。然后我在医院从数日的昏迷中醒来,听说他也被带了回来。
我注视着眼前的他,有点难相信。
我不明白他的运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,还是我的运气好得过了头?
佐助还蒙着遮挡双眼的绷带,绷带上沾染了斑驳血迹。而我已经没什么大碍可以随便走动了。
他手脚被制,困在这潮湿阴暗的地牢里,而我却身体自由地站在他面前。
我不明白我们两个境况的差距,为什么竟会这么大?
那些年长者尽管可以给我很多理由,他们为什么这么对佐助,可对我来说那些理由...

【鸣佐】Sex and the City(fin)

同样是旧文,大学生x牛郎,恶趣味设定慎

……但是意外的是纯清水文【


为了新找的兼职工作我搬了家,每天的必经之路就多了一条歌舞伎町的大街。

傍晚这条街上非常热闹,霓虹灯五光十色,一群群打扮时髦的年轻人在街上游荡,嘻嘻哈哈仿佛从来没有过烦恼一样,温暖的春风里飘着的不仅是樱花还有酒香。

而从来没有经历过此类场合的我,刚开始几天不可避免地选择了低头疾走。这很逊我知道,想当年我也是做过不良少年的人,逃过学揍过人偷喝过酒,不过那点幼稚的热血早就从这具躯体里褪去,现在的我成了一个被人们称道的积极上进的大学生,生活规律有节制,没有半点出格的地方。

鸣人君,你在找别人掉在地上的硬币吗?如果被熟人撞见了我想他们...

【鸣佐】木叶初中男生宿舍

校园背景,都是独立的小片段=v=


【1】
初中住校的很少,开学第一天又有两个被宿舍条件的简陋吓跑,因此七班的男生宿舍就两个人在住。

有人推门进来了。坐床上看书的佐助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。
他情绪不对。佐助的视线跟随着来人,心里嘀咕。那人重重地往自己的床上一坐,咯吱巨响中,正巧向他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“怎么了?”佐助问。
鸣人吹气球一样,把脸颊鼓起来,又把气嘘掉,如此数次。
“不告诉你!”
佐助也不再问,低头继续看他的书。
“喂。”
“喂,佐助。”
没人理,鸣人反而受不了这冷清。
“你说啊,我要怎么才能把女生约到手?”
不消说他是被谁拒绝了。
“小樱吗?”佐助抬起眼睛。
“你知道?!”鸣人一下子跳起来,尴尬得要命,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