树上挂满了鸭腿

共用站
顶上那个标题是口胡的
正式名称是duckleg & fallwind
基本来说这里的文BY秋风夕 图BYelesake
现在基本由elesake一人使用
热衷派便当、枇杷树、无疾而终的暗恋
还有各种性转
拒绝bl车

【鸣佐】鸣乙己传

五年前发在贴吧的套文。

虽然写了鸣佐但是根本没佐助的戏份ry

极少数我用大号发的文...偶尔提起了就搬过来了。

当时原作漫画还没有完结,各位当个笑料看看就行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

JUMP的休息室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:都是一个分隔间的房间,里面有买食物的窗口,可以随时用餐。在这周的漫画里出场的人,每周发售日后散了工,每每花60日元,买一碗拉面——这是十多年前的事,现在每碗要涨到160日元——在休息室里坐着,热热的吃完了回家;倘肯多花点钱,便可以加一份裙带菜,或者干笋,当作配菜了,如果出得更多,那就能买一份叉烧,但这些顾客,多是跑龙套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各漫画的主要角色,才踱进休息室里面的房间,点几个好菜,慢慢地坐吃。

我从十二岁起,便在三大民工漫的休息室里当伙计,老板说,做事太傻,怕惹得主角们不高兴罢工开天窗,就在外面做点事罢。外面的配角们,虽然容易说话,但是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要表示自己的角色是多么重要,出场有第几话和第几话,又要亲眼看着我点头表示我记得,然后放心:在这严重洗脑下,想不理他们好好干活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老板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读者的情面大,得罪不得,便改为专管下拉面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
我从此便整天的站在汤锅前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老板是一副凶脸孔,主顾也个个都是不认识的龙套脸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鸣人来吃面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
鸣人是在外面吃拉面而身为主角的唯一的人。他身材还算正常,小麦肤色,脸上有六道奇怪的胡须;一头很有主角相的金发。虽然是主角,但是穿的却是运动服,似乎很多年没有换过款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要带个てばよ的口癖,叫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妈姓漩涡,他爸的老师又写了篇小说,他爸便从书里的“救世主鱼板超人”这半通不通的话里,替他取下一个名字,叫做漩涡鸣人。鸣人一到休息室,所有吃拉面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鸣人,你又要把其他人的拉面都吃完了!”他好像没听见,对柜台说,“下两碗拉面,要一碟鱼板。”便掏出青蛙钱包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让伊鲁卡请你吃面!”鸣人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吃光了十碗,伊鲁卡对着钱包哭。”鸣人便涨红了脸,争辩道“伊鲁卡老师请我吃面……和伊鲁卡老师吃面能跟他算钱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てばよ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休息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鸣人小时候因为设定的关系在村子里不受欢迎,于是调皮捣蛋,天天在公共设施上乱涂乱画。幸而摊得一个主角,进了好班,便慢慢走上正轨了。可惜他又有一样好脾气,便是从不放弃。任务等级越做越高,如是几次,作者都只好动不动就弄点世界级的大事给他。但他在休息室里却是相当好相处,就是有时候会拖欠拉面钱;虽然间或现钱不够他吃的那么多碗,暂时记在粉板上,但不出一话,定然还清,从粉板上拭去了鸣人的名字。

鸣人干掉一碗拉面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鸣人,你当真是预言之子么?”鸣人看着问他的人,嘴还是没停下吃面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佐助都追不回来呢?”鸣人立刻显出捶胸顿足模样,脸上挂满了对作者的不满,嘴里含着面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大蛇丸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休息室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老板是决不责备我不好好下面的。而且老板见了鸣人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鸣人自己知道不能和这些八卦的人一般见识,便只好向孩子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看过火影漫画的吧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看过……我便问你一问。佐助在这三年里面都在干什么啊?他们都不告诉我。”我想,这种作者都没画出来的事情,也来问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下我的面。鸣人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你知道吗?……不知道的话就记着一下。将来看到岸本来吃面的时候,帮我问问他。”我暗想我能和岸本见面的等级还很远呢,而且岸本也不会来角色的休息室吃面;又好笑,又同情他,便答他道,“不用去问吧,不是等你追佐助回村了以后就能直接问他了么?”鸣人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用筷子敲着面碗“对呀对呀!……我和佐助可以有四种结局,你知道么?”(都死 都活 死这个 死那个)我发现面汤没了,便走远去打水。鸣人刚做出一副想爆料的样子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出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
有几回,别的作品的角色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鸣人。他便给他们干笋吃,一人一根。他们吃完笋,仍然不散,眼睛都看着鱼板。鸣人着了慌,低下头一口气把碗里的东西扫干净说道,“没有了,我已经吃完了。”抬起头又看一看钱包,自己摇头说,“没钱了!想吃面?没钱吃。”于是这一群龙套都在笑声里走散了。

鸣人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他不来的时候,别人也便还是要吃面。

有一天,大约是火影连载第十三个年头的时候,老板正在慢慢的看JUMP,忽然说,“鸣人长久没有来了。还没说有没有追回佐助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刚领了便当的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五次忍界大战开始了。”老板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是去打BOSS。这一回,是作者发昏,竟把佐助家的祖宗复活出来了,他家的人,打得过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先单挑,再上联军,打了大半夜,还是没打完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还是没打完。”“打完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要和佐助决斗了吧。”老板也不再问,仍然慢慢的看他的JUMP。

这年过后,火影继续连载,看看将近完结;我整天的对着汤锅,也觉得无聊了。一周的连载结束,很多人都去领便当了,没有一个人吃面。我正合着眼坐着。忽然听得一个声音,“来一碗面。”这声音虽很久没听到,却仍然耳熟。站起来一望,鸣人正在桌边坐着。他脸上都是刚刚出演画上去的血,看上去挺吓人。但是运动服还是老样子;见了我,又说道,“来一碗面。”老板也伸出头去,一面说,“鸣人么?你还没说你有没有追回佐助呢!”鸣人很认真的答道,“这……马上就追回来了罢。这一回是刚发工资,多加点鱼板。”老板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鸣人,火影都快完结了!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情急,单说了一句“这次会追他回来的。”“这次?以前就这么说了怎么还是没成啊?”此时已经聚集了几个人,看到这次他很有信心似的,便和老板都笑了。我盛了面,端出去放在桌上。他从口袋里掏出青蛙钱包,拿了钱放在我手里,见他满手是血,看来是演得很激烈。不一会,他吃完面,便在旁人的加油声中走去了。
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鸣人。到了十五年的时候,老板翻着JUMP说,“鸣人还没说有没有追回佐助呢!”到十六年的时候,又说“鸣人还没说有没有追回佐助呢!”,到十七年可是没有说,再过了几年也没有看见他。

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火影的确完结了。 

END

评论(11)
热度(86)